零下二十度

【毕侃】溯洄从之

*算是be
*ooc属于我,请勿上升
看完超时空同居就想写一个关于时空的故事
算是正经写的第一篇毕侃,xxj文笔请见谅

————————————————————

李希侃终于把策划写完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他如释重负的在文档末尾敲上THANKS,疲惫的抬手揉了揉酸痛的颈部。公司的格子间里只剩他一个人,白炽灯的光晃得他满是血丝的眼睛不住的流泪。空荡荡的胃袋此刻隐隐作痛,可连续数小时的脑力工作却让他连去便利店的力气也没有了。李希侃在抽屉里摸了许久,没找到预想中的可乐,却意外的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塞进去的一盒柠檬茶。他顿了顿,下一秒迅速拆封,连生产日期也没耐心看。

两口灌完柠檬茶,李希侃扯了公司沙发上不知道谁的毛毯抱着,困倦的窝在沙发里。

今天就在公司凑合一晚吧。

落地窗外灯红酒绿,隐隐有车驶过的声音传来。

蜷缩在沙发里的李希侃俨然已经入眠。

“豆豆起床啦!再赖床就迟到了!”

李希侃翻了个身,迷迷糊糊的应声,眼睛挣扎着不愿意睁开,手突然触到一片温热,下意识的就抱上去。

“啊啊啊啊啊!!!”

任谁大早上被耳朵旁边的高分贝尖叫吵醒,心情都不会太愉快。

李希侃睁开眼睛正要骂人,声音却瞬间梗在了喉咙里。
眼前的那个一脸青涩稚嫩的少年,怎么看怎么熟悉。他身上穿的那件黄色小鸭子睡衣,旁边浅紫色的被子,毛茸茸的小猫抱枕,都熟悉的让人不敢相信。

李希侃的视线转了一圈,又回到面前抱着被子神色惊恐的少年脸上。

这分明是十七岁的自己啊。

客厅里的妈妈闻声过来推开卧室门,李希侃身体一僵,手足无措。

“醒了就赶紧起床,别磨磨唧唧的!今天周一要上学的,别迟到了!”

察觉到妈妈的表情语气没什么异常,李希侃才发现,她根本看不见自己。

那个十七岁的李希侃显然也发现了这件事,表情更加惊恐,正要开口说话,妈妈却已经推门出去了。

在妈妈第三次过来催他起床的时候,李希侃终于跟十七岁的自己解释清楚了事情的原委。

“你是说,你是二十五岁的我?”小孩儿眨眨眼,饶是他接受能力很强,这种灵异事件也是第一次遇见。而且刚才只有自己能看到对方的事实又逼着他不得不信。

“对。”

李希侃从狭窄的小床上起身,悠哉悠哉的伸了个懒腰。

“那……二十五岁的我,是做什么工作的?是不是名校毕业事业有成走向人生巅峰?!”小孩儿的思绪迅速发散,肖似狐狸的眼睛波光流转。

李希侃扶额:“你还真是跟我一样爱想些乱七八糟的……不对我俩就是一个人……”

小孩儿窜过来把他抱了个满怀,充满好奇的眼睛亮晶晶的,“到底怎么样啊你倒是说啊!”

“不怎么样,”李希侃拧开桌子上的可乐灌了一大口,满足的眯眯眼,“朝九晚五的公司底层小员工,月薪扣了房租生活费一毛钱也剩不了。”

小孩儿的眼睛迅速黯淡下来,“我以后怎么混的那么差啊。”

“没事儿,”李希侃放下手里的空可乐瓶,揶揄的冲小孩儿挤挤眼,“你从现在开始赶紧努努力,还有希望。”

“赶紧起床吧,不然真的要迟到了。”

小孩儿闻言看了一眼闹钟,光速跑去洗漱换衣服。

小孩儿是家里最后一个出门的,站在玄关换鞋子的时候,他突然回头看了看叼着面包坐在餐桌前的李希侃。

“哎,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问吧。”李希侃忙着给自己倒牛奶,含着面包说话声音有些模糊。

“二十五岁的我……和毕雯珺……是什么关系?”

李希侃手一抖,牛奶在桌子上洒了一大片。

他的声音模糊的厉害,语气听起来却是云淡风轻。

“毕雯珺啊,你不说我都忘记是谁了。”

“几百年没联系过了。”

李希侃窝在沙发里看电视,无聊的用遥控器不停的换频道。

可思绪还是会忍不住被拉回小孩儿的那个问题。

准确来说,是被拉回那个人。

李希侃单方面和毕雯珺相识于高一下学期。彼时的毕雯珺高二,在社团招新的时候以行云流水的悠悠球操作迅速吸引了李希侃的注意力。怀揣着对毕雯珺的满腔崇拜,李希侃光荣的成为了悠悠球社的一员。然而在接下来的一整个学期,他根本没有在悠悠球社见过毕雯珺。
想也知道,马上要升高三的毕雯珺课业紧张,只是被社团拉来做招新的广告而已。

李希侃很不开心。

然后在他自己都没察觉的时候,莫名其妙的开始了他长达一年零三个月的暗恋。

李希侃倏地从沙发上窜起来。

现在的自己,应该是高二下学期吧。

既然回来了,必须杜绝后来的一切事情。

仗着别人看不见自己,李希侃大摇大摆的闯进了高中大门。

小孩儿正在操场上体育课,远远看见李希侃过来一惊,意识到只有自己能看见对方时才松了口气,借着上厕所的由头把李希侃拉到了角落里。

“你怎么来啦?不是让你在家乖乖等我吗?!”

看着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李希侃还是有点不太适应。他视线稍微偏了偏,“我想来追忆一下青春嘛,在家太无聊了,”李希侃忍不住揉了揉小孩儿的脑袋,手感不错。

“安啦,我对这儿熟不熟你还不知道嘛,又没人看的见我。”

“也对哦。”

小孩儿意识到自己的担心有点儿傻。

“哎哎哎,马上下课了你去哪儿啊!”李希侃看见小孩儿转身就要跑,疑惑的拉住他。

“去超市买柠檬茶啊。”

李希侃一愣。

他们高中注重学生身体素质,就算是高三生体育课也是照上不误。

而高三的毕雯珺的体育课,就在自己的下一节。

十七岁的自己会在临下课的时候偷偷溜去超市买柠檬茶,然后趁着毕雯珺全班上体育课,班里没人的时候,做贼似的把柠檬茶塞进毕雯珺的书桌里。

有那么几次,差一点就要被人发现了。

李希侃心里还是忍不住酸了一下。

“你怎么知道毕雯珺喜欢柠檬茶?”李希侃撇撇嘴,“他最讨厌柠檬茶了。”

“真的吗?!”小孩儿一脸不可置信,“明明悠悠球社的学姐们都说他最喜欢柠檬茶啊。”

“你在社团那么久见过他吗?”李希侃扯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你都没见过他,那些学姐怎么可能见过?那她们怎么知道的?”

“……”

“所以啊,别相信别人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毕雯珺根本不喜欢柠檬茶,他最喜欢可乐,”李希侃装的一本正经,“别人你都能相信,怎么不能相信我呢?我才是最懂你的呀。”

小孩儿苦恼的想了想,最后还是点点头,“好吧,那以后就买可乐好了。”

真好骗。

李希侃双手插兜心里暗笑。

不过下一秒他就笑不出来了。

“你可以帮我送可乐给他吗?就塞他书桌里就好,”小孩儿可怜兮兮的拉住他的胳膊,“正好别人都看不见你,上次我差一点点就被人发现了,吓死我。”

“好。”

如果送的不是柠檬茶而是可乐,毕雯珺应该会很讨厌吧。

越讨厌越好。

现在越讨厌,就不会有以后了吧。

再见到十八岁的毕雯珺时,李希侃心情很复杂。

因为好学生的特权,毕雯珺常年坐在靠窗的位置。每次下课,十七岁的李希侃都会故意绕远来高三的楼层上厕所,为的就是路过那扇窗的时候,可以悄悄的瞥他一眼。

毕雯珺有时候会戴上耳机趴着补眠,白色的耳机线弯弯绕绕,从耳朵延伸到灰色的校服口袋;有时在专心刷题,黑色签字笔在草稿纸上飞速掠过,偶尔因为思路阻塞停顿一下;或者是摘下眼镜揉揉紧张的太阳穴,从书桌里掏出小小的一瓶眼药水,仰头迅速滴上一点。

那么多那么多的小细节,李希侃以为,二十五岁的自己早就忘记了。

可是当他再次见到十八岁的毕雯珺,记忆的闸门轰然开启。毕雯珺校服口袋里露出一点的mp3,翻草稿纸时候哗啦哗啦的响声,因为正在滴眼药水而微微颤抖的眼睫。那些记忆潮水般的涌出,一瞬间淹的李希侃胸口发闷。

十八岁的毕雯珺刚下了体育课,额角脖颈处挂了几滴细细的汗珠,他校服外套松松的挂在臂弯,另一只手从书桌里摸出纸巾,低头拆封。

李希侃倚在门口,目光肆无忌惮的在毕雯珺身上游走。
上一次可以这样放肆的看着他,是什么时候呢?

记忆中十七岁的李希侃,好像永远活在毕雯珺身后没人看到的角落里。他因为打球脸颊汗涔涔的,泛着鲜活的粉红色;他用纸巾揩脖颈的汗珠,手指修长好看;他仰头喝水,喉结随着吞咽的动作一起一伏。这样琐碎却又深刻的记忆,仅仅是来自那么多次不到一秒的匆匆一瞥。

也许是习惯使然,就算后来的李希侃得以走进毕雯珺的世界,他也从未像今天这样,光明正大,却又心情复杂。

毕雯珺擦完汗把纸巾塞回书桌的时候,动作顿了顿,随即抽出了一瓶冰可乐。

冰可乐表面蒙了一层水珠,正是李希侃刚才塞进去的那瓶。

李希侃敏锐地捕捉到了他脸上一闪而过的犹疑。

不喜欢就对了。

“哎呀打完球快热死了,雯珺你可乐给我喝一口。”

“你不是不爱喝可乐吗,今天怎么突然买这个?”

“哎呀不好意思啊,一不小心就喝的有点多,我再去给你买瓶新的吧。”

毕雯珺从好友抢可乐的一系列动作里反应过来的时候,可乐瓶已经见底了。

“不用了。”

“行吧,那放学请你喝柠檬茶哈哈。”

李希侃的一颗心慢慢慢慢的沉入谷底。

即使心里想象过无数次这种场景,即使自己明明就是想看到他不喜欢的样子,可是真的看到的时候,还是会不开心。

那些自己偷偷塞饮料、害怕被发现却还隐隐窃喜的日子里,毕雯珺就是这样把自己曾经攥的死紧的饮料轻轻松松的送给别人的。

十七岁的李希侃,你笨死了。



李希侃懒洋洋的窝在社团活动室的沙发里打盹,另一边的小孩儿还在笨手笨脚的练习悠悠球。

已经是四月底了,夏天的气息越发浓郁,微烫的阳光透过窗户,在他眼睑处投下浅浅的鸦色阴影。

第N次被悠悠球砸地的声音吵醒之后,李希侃终于忍不住爬起来,一把夺过小孩儿手里的悠悠球。

“不就是收个球吗,哪儿那么难?!”

李希侃行云流水的收球动作很漂亮,小孩儿看的两眼放光。

“哇哇哇,你什么时候学会收球的,好帅啊!”

满足了虚荣心的李希侃有点沾沾自喜:“这还用学?!一上手就会了!”


其实……他也就只会收球而已。

当初加入悠悠球社团以后,学收球老学不会,刚开始还有热心的学长姐愿意教,到后来时间久了,就都由着他自生自灭了。明明自己偷懒也不会有人管,可李希侃偏偏又倔得一根筋。反正就是要学会。仿佛自己只要学会了就能追上毕雯珺了一样。

在社团待了一年,连李希侃自己也没想到,在距高考还有四十天的时候还能在社团练习室见到毕雯珺。

彼时李希侃不知道摔了多少次球,可收球的动作还是磕磕绊绊。悠悠球又一次脱手,咕噜噜的在地上乱滚。李希侃懊丧地弯腰捡球,抬头就看见了倚在门口忍俊不禁的毕雯珺,懊丧瞬间变成了窘迫。

“不会收球啊。”

毕雯珺摘了耳机塞进校服口袋,在他还在发愣的时候拿过他手里的球,干净利落的收球动作一气呵成。

“看清楚了吗?”

李希侃脸涨的通红,说话也结结巴巴的:“清……清楚了……”

“你自己来做一遍。”

“手不是这样的,要往这边来。”

“动作干脆一点,别犹豫。”

……

莫名其妙被人环在怀里调整手臂动作的李希侃连耳朵尖都在发烫。一不小心就说出了一直不敢说出来的话。

“如果早一点遇见你就好了。”



小孩儿磕球的声音把李希侃从回忆里拽了出来。

“看完你收球我真的有进步诶,”小孩儿满脸兴奋,“等会儿请你喝可乐!”

李希侃悄悄打了个可乐味的嗝,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说出来小孩儿这周要他帮忙送的可乐全进自己肚子的事情。

站在窗前伸懒腰的时候,李希侃突然瞟见楼下熟悉的身影。

不会真的是今天吧。

那个十七岁的李希侃终于不是单方面认识十八岁的毕雯珺的日子。

“行啦今天练得差不多了,我们回家吧。”

“emmm好吧。”

如果错过了这次,毕雯珺应该不会再认识李希侃了吧。
真好。

他在后来的那么多个坐在阳台灌啤酒的晚上,心心念念的都是这样的如果。



毕业季来的很快。

远远的看见毕雯珺在学校门口和同学一起拍毕业照的时候,小孩儿才意识到毕雯珺真的要走了。

“我想送他一个毕业礼物。”

“他根本不认识你啊,毕业礼物有什么意义,”李希侃闻言撇撇嘴,“你还是要跟以前一样做贼似的偷偷送。”

“不是的,”小孩儿墨色的瞳仁亮晶晶的,“这次我要亲手送给他。”

接下来的一星期,小孩儿都在绞尽脑汁的想毕业礼物。终于,在高考结束的那天晚上,小孩儿捧了一个自己千挑万选的悠悠球,献宝似的给李希侃看。

“我挑了好久,还有去专卖店咨询性能什么的,你看可以吗?你说他会不会喜欢?”

李希侃握着悠悠球摩挲了几下:“嗯,特别好。”

能不好吗。

当初自己为了给毕雯珺挑这个礼物,走遍了全城的悠悠球专卖店,货比百家精挑细选,清空了小金库。

这个经过千挑万选的悠悠球会在今天晚上被交到毕雯珺的手里。然后顺理成章的表白,顺利成章的接上自己不想要发生的那些后续。

他忍不住扶额。

怎么自己旁敲侧击的改变了那么多,事情还是按照原本的轨迹走下去了呢。

“哎呀其实我更喜欢另一个球的,但是那个真的太贵了根本买不起啊,”小孩儿双手握拳信誓旦旦,“迟早有一天我要攒够钱把那个球买下来!”

“没用的,”李希侃斟酌再三,还是把话说了出来,“不管是哪个,毕雯珺都不会喜欢的。”

“他根本不认识你,你就算送了礼物表白了又怎么样呢?”

“你以为自己偷偷送饮料给他很伟大吗?他一点都不在乎啊,收完就毫无心理负担的送给别人你知道吗?”

“你那么刻意的从他教室外面路过那么多次,他也一点都不知道。”

“你明明知道,他不会喜欢你的啊。”



灯光太刺眼了。李希侃用力的眨眨眼,把那一点点湿润收回去。

“你别骗自己了。”

良久,小孩儿抬起头看他。

“我不知道后来都发生了什么,但是也能猜到结果并不完美。”

“你那么抵触毕雯珺,拼命想让我和他划清界限,是因为自己后悔了,不想让之后的那些事情发生吧。”

“可是,十七岁的李希侃和二十五岁的李希侃是不一样的啊。”

“十七岁的李希侃就算知道未来的自己会后悔,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塞饮料,装路过,送礼物,甚至告白。”

“我喜欢了他一年零三个月,我想让他知道。”



小孩儿一阵风似的冲出家门,李希侃一个人坐在卧室里,哑然失笑。

十七岁的李希侃和二十五岁的李希侃,分明是一模一样的啊。

一个一厢情愿为了还不知道会不会无疾而终的暗恋不撞南墙不回头,一个自以为是只要自己不见不说不想就可以假装已经放下看开忘记。

其实后来发生的故事也并没有什么撕心裂肺的情节。

不过是主动的那个没兴致勃勃的坚持到底,被动的那个渐渐被冷落却又手足无措。到了后来,那段自己曾经纠结痛苦过的感情就变成了心头的疤,即使知道不会再疼,也还是畏惧它狰狞的面貌不敢触碰。

小孩儿的言语听起来很幼稚,却莫名让李希侃觉得,这样努力过笑过开心过,后悔好像也是值得的吧。不管值不值得,反正自己还是改变不了啊。

世间有些事情,兜兜转转,磕磕绊绊,还是会回到它原来的轨迹。




李希侃是被窗外刺耳的鸣笛声吵醒的。

落地窗外的天空隐隐泛出鱼肚白,马路上的灯还亮着。
天快亮了啊。

李希侃掀了毯子在沙发上坐起来,摸出手机摁亮。

上午五点二十九分。

脑袋因为没休息好还昏昏沉沉的,手指却鬼使神差的点了拨号键。

十一位的数字早已烂熟于心,可李希侃却指尖颤颤,打字好像打了一个世纪。

五点半的手机闹铃突然响起,李希侃下意识的按掉。

他又拿起桌上的柠檬茶,晃了晃才想起自己昨天晚上已经喝完了。他无奈的笑笑,下一秒把空盒扔进垃圾桶。

手机由于电量过低已经开始显示警示的红色。

李希侃动作潇洒的把手机丢进抽屉。

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啊,已经分手三年了。

从此之后还是不念过去,只看未来吧。

FIN.



评论(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