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下二十度

【毕侃】烫伤

*没头没脑的速打小甜饼 

*ooc是我的别上升

食用愉快~💜

————————————————————

李希侃的手被烫伤了。

烫伤在左手手背,离虎口两厘米。殷红一片,还冒出一串燎泡,看着就疼。

事实上也确实疼。

任谁把烧到几百度的电烙铁直接糊手上肯定都疼。









“焊个电路能烫成这样,同学你也太不小心了吧,下次可别这么糊涂了……”

李希侃坐在医务室听着校医姐姐边给伤口涂烫伤膏边唠叨,悄悄翻了个白眼,在心里腹诽。

哼,我才不糊涂呢。

还不是都怪毕雯珺。










李希侃和毕雯珺,一个在南,一个在北,隔了两千一百四十二公里。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都信誓旦旦,说一定会打破异地恋不长久的魔咒。

可没想到时间久了,还是会出问题。

归根究底,是因为一周年纪念日。



两个人对即将到来的一周年的纪念日都超期待,几个月前就开始计划一起去旅行。

成都,稻城,大理,丽江,甚至西藏,李希侃一度选景点选得头昏脑涨,被余明君嘲笑了整整一个星期。

还好有毕雯珺这个能治疗他选择恐惧症的男朋友。

毕雯珺熬了两个通宵,给李希侃备选的所有城市景点做了全套攻略,攻略细到公交坐哪趟,厕所怎么找。

李希侃被感动的一塌糊涂,因为旅行错过去台湾暑期交流的遗憾一扫而空,当天就翘课坐十几个小时的高铁直奔毕雯珺学校,身体力行的表达了自己的满腔爱意。

明明一切都安排的完美无缺,临到期末却还是出了岔子。

彼时李希侃正为了最后一科的考试熬夜爆肝,满脑子都是以太网数据包三次握手。浑浑噩噩间接到毕雯珺的电话,听到那头的声音带着歉意。

“小侃,我们的旅行可能要取消了。”

“临时收到导师通知,暑假有一个很重要的课题要做。”

“所以……很抱歉,小侃。”

李希侃的思绪终于从网络基础里抽了出来。

他看着摊了满桌子的笔记草稿纸,突然没了复习的欲望。

电脑屏幕上的白底PPT亮的刺眼。

“没事儿。”

“那就算了吧。”









周年旅行泡汤,李希侃其实并没有那么难过。

反正才一周年而已嘛,以后还会有两周年,三周年,四五六七八九周年。他这样安慰自己。

李希侃的脾气真正爆发,是考完最后一科走出考场的时候。

自从那天晚上打过电话之后,连续两天,被李希侃微信置顶的用户Biiiii再没发来半条消息。

考试的时候李希侃一直心不在焉,通宵背了两晚的概念定义在脑袋里混成一团浆糊,随便在试卷上划拉几下就匆匆忙忙交卷。

迫不及待从包里翻出手机,微信消息还是空荡荡的。

李希侃突然就觉得很委屈。

自己为了一周年纪念日,连心心念念的台湾交流都咬牙放弃了。

毕雯珺呢?

退一万步讲,就算旅行取消,难道他真的忙到连微信都没时间发吗?

OK,你忙我也忙。

谁还没个小学期了。











李希侃从裤兜里掏出手机,不死心的一遍一遍刷新微信界面。

可置顶聊天里的上一条消息依然停留在五天前。

他低头盯着自己被绷带裹得胖了一圈的左手,鼻头有点酸。

去他的一周年纪念日。











为自己小学期的成绩着想,李希侃第二天带着伤准时到实验室报道。

“宝宝你可悠着点啊,今天你要是再把电烙铁糊手上绷带可就直接烧起来了……”余明君见状忍不住开始碎碎念。

李希侃还完好的右手拿着电烙铁在电路板上晃荡,反驳的话还没说出来,就被焊锡冒的白烟呛得疯狂咳嗽。

余明君眼疾手快的从他手里抢过电烙铁,表情复杂,“宝宝,要不跟导师请个假,你就别焊电路板了吧……”

“不行!”李希侃咳得满脸通红,眼角都泛泪花,“今日事今日毕!侃爷的座右铭你没听说过吗!”










伤了一只手的李希侃自然比不上别人的两只手,所以当其他同学都完成今日进度离开的时候,李希侃还在苦巴巴的焊二极管。

实验室里通风不好,被焊锡和夏天汗渍的味道包裹了一整天,李希侃有点反胃。

毕雯珺来的时候,李希侃正盯着电路板大片空白的焊点思考人生,眼睛由于疲惫失焦得厉害。

突然从身后传来一声“小侃”,李希侃一时间手忙脚乱,差点把右手也糊电烙铁上。

回头看见是毕雯珺,李希侃迅速蹿起来,手下意识的攥住衣角,却不小心碰到伤口,钻心的疼。

他积攒已久的委屈瞬间汹涌而出,却还是死要面子,硬撑着低下头不看他。

“小侃,对不起,我不是个称职的男朋友。”

“前几天跟导师讨论课题,从早到晚查资料。真的很抱歉因为这个的原因忽略了你。”

“一周年纪念旅行放你鸽子,连你烫伤这么严重,我也是听余明君说才知道。”

“我真的……真的很差劲吧。”

“不管你要不要原谅我,我可以……看一下你的伤口吗?你有没有按时涂烫伤膏换绷带?吃东西有没有注意?……”

毕雯珺平常没有那么多话的,今天却有些停不下来了。他的声音很温柔,带了几分疲惫的喑哑,言语间深深的自责昭然若揭。

李希侃终于忍不住抬头看他,动作小心翼翼却又迫不及待。

毕雯珺显然是匆匆赶来,舟车劳顿之后脸色并不好,眼周的黛色清晰可见。只是黑曜石样的眼睛里,心疼与愧疚浓得化不开。

看到坐了十几个小时高铁,跨越大半个中国赶过来,额发都由于汗湿而狼狈粘在额头的毕雯珺,李希侃一直被别扭情绪占据的心瞬间软的一塌糊涂。

我的毕雯珺明明那么好啊。

怎么舍得跟他生气冷战。

李希侃伸手用力抱住毕雯珺。

由于长途跋涉,他身上的味道并不好,却让李希侃觉得无比安心。

李希侃把下巴埋在他的颈窝,声音闷闷的。

“老毕。”

“嗯?”

“我爱你。”



FIN.








或许我可以考虑写一个工科生的日常😂

文风的走向越来越奇怪了我也很绝望😂

评论(11)

热度(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