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下二十度

【毕侃】2路公交(上)

*土味甜饼一则 ,超短小

*公车司机毕×舞蹈老师侃

*ooc别上升

明天考科二,我来舞一发转转运😂😂😂

流水账罢辽,考完再修哈哈哈

——————————————————

前一天晚上刚下了雨,清晨的空气还带着湿润的泥土气息。

新入职的2路公交司机毕雯珺熟稔的跟车站的工作人员打了招呼,熟门熟路的拿钥匙开车出库。

2路公交车的行车路线贯穿了鸥莲县城的主干道,是人流量最大的一班公交车。

太阳一点点升起来,早起的上班族也渐渐多起来,刷卡的嘀嘀声接连不断。

眼看着下一站就是龙苑小区,毕雯珺心情颇好的瞟了一眼手边的西柚味水溶C,就算要等90秒的红灯也雀跃的很。

蓝白相间的公交车在站牌前停下,毕雯珺侧头望见那个穿紫色卫衣的熟悉身影随着人流挤上车,费力的靠在扶手旁边摸兜里的公交卡,手里拎的西柚味水溶C差点被人挤掉。额头还翘了一绺呆毛,整个人也好像没睡醒一样懵懵的,本来就小小的眼睛现在半眯着,仿佛下一秒就要在熙熙攘攘的车厢里睡到天昏地暗。

今天也很可爱。

像只奶里奶气的小狐狸。

毕雯珺忍不住扬起唇角。






毕雯珺注意那个人挺久了。

每天早上八点在龙苑小区上车,到鼓楼大街下车。

手里经常拎一瓶粉嫩嫩的西柚味水溶C。

而且经常一副没睡醒的样子,被公交车上的人群挤得站都站不稳,还有心情靠着扶手打盹,每天早上都要担心他会不会坐过站。

但是神奇的是他每次都能在下车前两分钟醒过来,上班应该不会迟到吧。

下午通常六点左右从鼓楼大街上车,龙苑小区下车。

不过最近他下班好像越来越晚了。











又开始下雨了。

已经是今天最后一班车,毕雯珺趁着等红灯的间隙灌了一口水溶C,空荡荡的胃袋才终于好受了一点。

鸥莲县的人们作息都很早,九点钟的夜班车几乎没什么人。

毕雯珺一面因为工作即将结束而稍稍放松了几分,另一面又因为晚上没见到小狐狸心里空落落的。

是又加班了吗?不知道有没有好好吃饭,胳膊都细成那个鬼样子了再瘦下去可怎么办。

毕雯珺望着前面因为层层雨幕有些模糊的红绿灯,思绪越跑越远。







鼓楼大街站。

扣着卫衣帽子,浑身湿透的小狐狸狼狈的冲上车,靠在扶手旁边,从湿哒哒的衣兜里摸公交卡。

怎么不知道带把伞啊,都湿透了,万一感冒了多遭罪。

毕雯珺小心翼翼的发动车子,眼角余光却一直朝旁边瞟。

小狐狸好像是累极了,刷完卡就瘫坐在靠门的位置上,喘息的时候还悄悄吐了吐舌头。

夜班车车厢空荡荡的,豆大的雨珠敲在车窗上铛铛地响。

毕雯珺眼瞅着小狐狸脑袋一点一点,迷迷糊糊就靠着扶手睡着了。

穿着湿衣服睡肯定要感冒啊。

哎呀脑瓜子疼。





龙苑小区站到了。

毕雯珺按了两次进站广播也没能把小狐狸叫醒。

无奈之下,他索性把车停在路边,起身离开驾驶座,悄悄靠近旁边睡得正酣的小狐狸。

小狐狸脸白嫩嫩的,睡觉的时候嘴巴还半张着,像裹了甜腻糖浆的草莓,在昏暗的灯光下也诱人得紧。

毕雯珺吞吞口水,颤巍巍地伸手戳了戳小狐狸的脸颊。

小狐狸皱皱眉,努力了半天才堪堪把眼睛睁开一半。

“啊……到站了呀……”小狐狸打着阿欠冲毕雯珺点头道谢,摇摇晃晃的起身就想往车门走,冰凉的雨水滴进脖颈间瞬间冷的一哆嗦。

“等一下!”

毕雯珺急急的从储物箱里摸出自己的伞,鼓足勇气递给他。

“给你伞。”

小狐狸还没睡醒,迟钝片刻才眯着眼睛笑起来。

“谢谢你。”

他伸手接过伞,手指擦过毕雯珺的掌心。

软软的,有点冰。

“那个……你好……我叫毕雯珺……”毕雯珺不太会跟人搭讪,此刻连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了。

有雨滴顺着风斜斜的从敞开的车门飘进来,凉凉的落在毕雯珺眼角。

雨越下越大了,哗哗啦啦的声音轰得毕雯珺有点耳鸣。

他看见对面已经完全清醒的小狐狸挠了挠湿哒哒的头发,笑得愈发灿烂,有些不好意思的冲他伸出手。

“你好,我叫李希侃。”

TBC.

评论(6)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