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下二十度

【百日坤廷DAY23】咫尺

*仙侠au   一共7k+    ooc我的别上升

*狗血微虐he  李侃npc

*全都是我编的bug很多dbqbml

补全了之前《天堑》里zz的感情线,可能算是一个姊妹篇(?)

好久没更新感觉要糊了[捂脸]

我还能拥有评论吗👀

⭐ps: 游奕灵官是汉族传说中天庭传令官,奉玉皇大帝天界神官手谕,往来三界,把来自天庭的命令传达到各处,上达天庭,下达地狱。

(以上来自百度百科)

————————————————



00

洛阳城今年夏天热的厉害,还没入伏,太阳就整日火辣辣的,烤得人胸闷心慌。

就是这样热到连狗都蔫巴巴缩在树荫下吐着舌头的日子,梨园里还是一派热闹繁荣。

梨园最红的那位角儿半个月才登台一回,朱正廷心心念念许久了,掐着日子一路踏云而来,熟门熟路的在二楼找到自己惯坐的清静角落。

因着千年前那遭事,朱正廷被贬凡间轮回十世,虽已重回天庭,却再不复从前倍受玉帝青睐的日子了,游奕灵官的名号便也成了虚名。

交好的仙友都为他感到可惜,朱正廷自己却不觉得。

没了恼人的差事,或去凡间喝茶听戏吃果子,或去王屋山寻毕雯珺下棋顺便蹭一顿李希侃的番茄牛腩,都是一桩乐事。

朱正廷抬手斟了一盏茶,蒙顶甘露汤色清澈明亮,纤细的茶叶在白瓷杯中摇曳。

茶不错。

朱正廷满意的抿了一口,滋味鲜爽,浓郁回甘。

此时台上身姿袅娜的名角正唱《牡丹亭》,朱正廷不由得跟着哼了两句。

“砧声又报一年秋,江水去悠悠。”

他从前被贬凡间时曾是一代名伶,因此即便是随意哼唱也能听出几分别致的韵味。

只是朱正廷坐的位置一贯清静,并不曾有人听见过。

今日却是有些不同了。

“这位仙友唱的,倒是比台上的杜丽娘还地道。”

朱正廷瞥了一眼旁边自来熟的黑衣少年,复又把视线重新移回戏台。

果然魔族都是一贯的恣意妄为,一点都不知道收敛气息。

不过模样倒是莫名有几分熟悉,奇怪了。

见朱正廷不做声,蔡徐坤也不觉着尴尬,大喇喇的在朱正廷身边坐下,给自己斟了一盏茶。

“还未请教仙友法号。”蔡徐坤顺手把朱正廷的茶盏添满,眉眼间笑意盎然。

“不必了。”被扰了兴致的朱正廷收回视线,茶也没心思喝了,起身欲走,却被蔡徐坤一把扯住袖子。

“仙友怎么半分面子也不肯给我,”蔡徐坤笑容未褪,丝毫不觉得自己此番动作有多死皮赖脸,“我与仙友一见如故,须得请教法号,日后一同论道才好。”

鬼才跟你一见如故。

朱正廷强忍着表情才没崩坏,“我不擅论道,九重天的太白金星倒是爱这个,仙友大可去寻他。”说罢就转身下楼,连说话的机会也没留给蔡徐坤。

蔡徐坤看着那人匆匆离去的背影,唇角扬起弧度更甚。

他端起茶盏啜了一口茶,又想起方才那人,明明是谪仙般清冷精致的容貌,喝茶看戏的姿态却又是一副闲适慵懒的样子,举手投足都让人移不开眼。

许久未见过这般妙人了。

上天入地,我也要再把你找出来。







01

自从上回听戏被那魔族少年扰了兴致,朱正廷就再也没去过梨园。

不是他对魔族有成见,实在是知道魔族个个都不好惹。从前他颇受玉帝青睐,风头正盛的时候,曾去魔界传令,没少被魔族众人刁难折腾,自是对魔族没什么好感。

不过命运有时候就是这样,怕什么来什么。

朱正廷从玉帝那里领了旨,出大殿的时候还是懵的。
原因无他,去魔族传令的差事吃力不讨好,玉帝旨意一出众仙便纷纷推辞。

这可怎么办呢,玉帝话都撂下了,事儿总得有人办呐。

这不,就有人想起了游奕灵官,朱正廷。

传令三界虽是游奕灵官本分不假,可这人人避之不及的差事被硬塞到手里,想想就憋屈。

朱正廷就这样带着满腹不快踏进了魔界。






02

朱正廷做游奕灵官做了几千年,来魔界的次数也不少,每次见到的魔皇都是一副不苟言笑的威严模样,这回却是罕见的和颜悦色。

朱正廷站在殿下看魔皇心情颇好的翻阅玉帝手信,暗暗松了一口气。

算着时间差不多了,朱正廷抬头欲向魔皇告辞,却发现魔皇笑意更甚,正诧异的时候忽听得身后传来清朗的少年声音。

“父皇!”

朱正廷好奇的顺着魔皇的视线往大紫明宫殿门口望去,恰好撞进另一双黑曜石般的眼眸。

那日在梨园只是匆匆一瞥,再加上少年装束普通,朱正廷只分辨出他的魔族气息。今日在魔界的大紫明宫,少年身着魔族皇室玄色金纹服饰,额间还有一枚波光流转的魔纹印记,朱正廷才终于认出少年的身份。

魔皇最宠爱的小皇子,蔡徐坤。

朱正廷千年未曾踏足魔界,因此这回来之前特特做足了功课。魔皇近来透露出几分立储的意思,魔界众臣便蠢蠢欲动起来。一边是年长稳重的大皇子,一边是年幼顽劣的小皇子,臣子们的站队自然分明。可偏偏魔皇最宠爱小皇子,听之任之,大皇子一派因此视这位小皇子为眼中钉肉中刺,意图除之而后快。小皇子顽劣归顽劣,却不是什么善茬,跟大皇子党针尖对麦芒,一直僵持不下。

撞上这位混世魔王,这下有点麻烦了。朱正廷扶额。
果不其然,蔡徐坤甫一见朱正廷先是愣了一愣,随即便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没想到仙友竟是九重天的游奕灵官,上回在凡间实在是失敬。”

朱正廷还没想好怎么应付这位传闻中顽劣不堪的小皇子,蔡徐坤便对魔皇开口了。

“父皇,我同这位仙友曾有一面之缘,谈经论道颇为投机,没成想今日在大紫明宫遇见了,不知可否邀仙友到我殿中一叙?”

魔皇向来对小儿子有求必应,听他言语如此诚恳便欣然应允,还不忘做做表面功夫问朱正廷的意见。

“不知灵官大人意下如何?”

呵呵我敢说不吗。

朱正廷只能咬牙应允了。

于是,接下来的十几天,朱正廷自每日起床开始至晚上睡觉,视野里就离不开蔡徐坤。从前朱正廷只知众仙家谈起魔族小皇子便神色紧张,连道其冥顽不灵。如今看来是否顽劣有待考究,难缠倒是真的。这小皇子不知道是搭错了哪根筋,日日从早到晚嘘寒问暖,食物衣服整了一大堆任他挑选,恨不得晚上睡觉都要同他一起。

朱正廷被蔡徐坤的死缠烂打磨得没办法,软硬招数都使了,可蔡徐坤压根不吃,无奈之下只好整日摆上一张冷脸,心里盼着能磨掉小皇子的兴致,自己好脱身。

可偏偏这小皇子也是个锲而不舍的主儿,眼看着朱正廷既不喜欢美食也不爱华服,竟捧了一本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来,逐字逐句的念给他听。

朱正廷平素最不耐烦读经,听见经文就头大,正要忍不住发脾气,回头却看见蔡徐坤坐在桌边一手托腮,另一只手百无聊赖的翻书,眼皮强撑着才没往下掉,心不由得软了下来。

“别念了。”朱正廷过去伸手把书合上,看着蔡徐坤被他的动作突然惊醒的样子不觉好笑,“你今日怎么想到念这个?”

蔡徐坤一时间被他如冰雪消融的笑容晃花了眼,怔了怔才不好意思道:“我之前送你旁的你都不喜欢,魔界众人都说九重天的仙人喜欢谈经论道,我就念了这个。”

蔡徐坤从朱正廷手里接过一盏茶的时候觉得朱正廷今天温柔的有些不真实,却又忍不住欢喜起来,“你喜欢听经吗?你若喜欢,我便日日给你念!”

朱正廷无奈的扶额:“不必了,你若想要我高兴,就放我回九重天吧。”

“不成!”蔡徐坤拒绝的语气斩钉截铁,看见朱正廷脸色不好,瞬间放缓了声音,委屈道,“正正,我近日对你这么好,你都没有一点点喜欢我吗?”

朱正廷闻言神色微动,却还是垂下眼睑不说话。

蔡徐坤却丝毫不觉得尴尬,不怀好意凑近朱正廷的脸颊,唇角勾起弧度,“不如这样吧,正正你亲我一下,我就放你走好不好?”

回应他的是朱正廷忍了许久实在忍不住的一巴掌。







03

朱正廷踏云到王屋山的时候正是夕阳西下,如火的晚霞给林间那幢小木屋镀上了一层温暖的橘色,远远的还能望见炊烟袅袅,颇有几分世外桃源的意味。

朱正廷熟门熟路的敲门进屋,刚坐下斟了茶,便看见李希侃端了一盅番茄牛腩从厨房出来。

“今天怎么有空来我们这儿?前日还听司命星君说,你被困在魔界脱不了身,”李希侃把番茄牛腩放到桌上,下意识的用被烫红的手指摸摸耳垂,笑得一脸幸灾乐祸,“怎么着,小皇子终于舍得放你走啦?!”

“别提啦,”朱正廷低头喝茶,语气满是无奈,“我好不容易才把他甩掉的。雯珺不在呀?”

李希侃也坐下来给自己斟了一杯茶:“北海办喜事送了请柬来,我懒怠出门,就让老毕自己去了。”说罢复又提起刚才的事,“别转移话题呀,正廷我问你,蔡徐坤你俩接触这么久,你有没有——”

李希侃话还没说完,朱正廷就截下了他的话头:“没有!”

“真的没有?!”李希侃不死心的追问。

朱正廷的神色却蓦然黯淡下来。

“没有。”

“不可能的。”

李希侃见状有些后悔刚才多嘴了,他小心翼翼的开口:“正廷你别多想啊,我就是问问,你这么些年都是一个人,我们做朋友的也为你着急……”

朱正廷的神色却愈发惨淡了,他摆摆手安慰李希侃,勉强扯出一抹笑意:“没事的,是我自己的原因。”

“有了千年前那遭事,我早就不敢再沾情爱二字了。”






04

朱正廷本是玉帝座下倍受青眼的游奕灵官,常因职务之便游走于三界。彼时玉帝管辖三界,人界有新皇登基时,玉帝必令朱正廷传旨与新皇以示天庭威严,虽然每次不外乎是勉励新皇勤政爱民,励精图治的官话。

朱正廷就是携了这样的一封谕旨,在登基大典结束之后的夜里悄悄潜入皇宫。

人界毕竟与魔界不同,就算是皇帝也不能直面神仙,传旨自然需要一些小手段。朱正廷一向是使法术给新皇托梦,屡试不爽,偏偏这次却碰了壁。

谁能料到小皇帝登基大典劳累了一天,晚上还贼精神缩在御花园里不睡觉呢?!

无奈之下,朱正廷索性直接把玉帝手信交给了小皇帝,两个人大晚上坐在御花园里,吹着冷风,一来二去便熟识了起来。得知小皇帝爹不疼娘不爱还被硬推上皇位其实心里一点也不想做皇帝之后,同情心泛滥的朱正廷就一时糊涂,许诺以后常来寻他聊天。

小皇帝在朱正廷的陪伴下一日日长大,还算是顺风顺水。可常言道日久生情,两个人朝夕相处,情谊深厚,自然而然就生出几分别样情意来。

这样也倒罢了,可偏偏朱正廷偶然从司命星君那里得知了小皇帝的命格。国破家亡,战乱惨死。被爱情搞昏了头的朱正廷将天规都抛到了九霄云外,一心想为小皇帝逆天改命。

命格确实是改了,可玉帝也很快发现了他的所作所为,勃然大怒,令天兵捉拿二人回九重天,惩以七七四十九道天雷,再放逐凡间轮回十世。

可惜那小皇帝凡人之躯,根本受不过天雷之刑,勉强撑过三道天雷便气息奄奄,在众目睽睽之下魂飞魄散了。

朱正廷就这样看着他因受天雷痛苦万分,直至灰飞烟灭。

都道哀莫大于心死,剩下的四十六道天雷,朱正廷已经痛的麻木了。

之后浑浑噩噩的下凡轮回十世,十世凄惨坎坷,朱正廷却觉得,再没有什么比得上当日在九重天那般痛苦。



“我曾以为,爱一个人,就是要满心满眼都是他,为他做尽天下所不能做的事。”

“可最后,我所谓的为他好却是害了他。”

“万劫不复的人明明应该是我啊。”







05

夕阳将屋外少年的影子拉得很长。傍晚的阳光并不十分刺眼,蔡徐坤却还是眯了眯眼睛,将眼角隐隐的潮气逼回眼眶。

他一路跟着朱正廷来到王屋山,没想到竟意外听到这段并不美好的前尘往事。

因为被外界的冰天雪地刺痛过,所以即使冬去春来也仍缩在龟壳里不肯踏出半步。

你明明曾是那样潇洒恣意的少年啊。

蔡徐坤握紧了拳头,指甲深深的陷进掌心。

远处的太阳渐渐沉入了地平线,洒满天际的金色余晖也被漆黑的夜幕吞噬,慢慢的黯淡下来。






06

有道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九重天的上仙们平日里清修惯了,最爱听些爱恨情仇的热闹八卦。

朱正廷得知魔族小皇子遇袭至今下落不明的时候,流言已经愈演愈烈,连小皇子是如何同大皇子党大战三百回合最终重伤不治都编的有鼻子有眼。

朱正廷虽觉得蔡徐坤之前胡搅蛮缠烦人得紧,却还是不由得有些担心。或许是思虑过度,睡觉一向无梦的朱正廷这晚却是梦见了当日在魔界的种种。

蔡徐坤笑起来的时候唇角会扬起漂亮的弧度,喝茶时捧着白瓷茶盏的手骨节分明,十指白皙修长,被茶水润湿的唇瓣显出诱人的桃花色,念经文的时候一直犯困,浓密的睫羽在眼窝处投下浅浅的阴影。

朱正廷本以为被困在魔界那几日都是枯燥难熬的,此时回想起来,竟觉出几分温馨恬淡。那些零星的记忆碎片里,全都是蔡徐坤。

从梦中惊醒再无睡意的朱正廷索性起身出门,准备去长廊吹吹冷风清醒一下,没想到一推开卧房门,发现门口缩了一团黑乎乎毛茸茸的东西。

小毛团被朱正廷小心翼翼的戳了戳,小脑袋便哼哼唧唧的探了出来。原来是只黑色的小奶狗,丑丑的,一双大眼睛倒是亮的不得了,额间还隐隐显现出熟悉的魔纹。

这魔纹,怎么有点像……蔡徐坤?

朱正廷还没来得及进一步确认,小毛团就自力更生的钻进他怀里,沿着脖颈一路往上,最终在他唇角“吧唧”亲了一大口。

得,这回不用确认了。

脸皮这么厚的除了蔡徐坤没别人了。



朱正廷双手托腮看着小毛团蔡徐坤的时候还有点晕晕乎乎的。

小毛团蔡徐坤惨兮兮的窝在桌子上,用整整半个时辰叙述了自己的悲惨经历。

那日他从王屋山下来就撞上了追杀他的大皇子,虽然他英勇神武百战百胜但无奈寡不敌众,受伤之后无法维持人形,只能化作小狼的拟态。虽然小狼看上去很像狗就是了。

“我不管!正正你要收留我!”小毛团蹭的一下跳起来,用两只小爪子抱住朱正廷的脖子,各种撒娇耍赖。

朱正廷本来一点也不想答应的,可是……

可是小奶狗撒起娇来真的太可爱了嘤嘤嘤丑萌丑萌的真的招架不住。







07

九重天枯燥乏味,朱正廷在自己府邸闷了几日就再也待不住了。算算日子凡间的乞巧节将至,听月下仙人说七夕时节凡间的灯会夜市都热闹非凡,朱正廷便兴致勃勃的踏云往凡间去,仍是拟态的蔡徐坤也乖乖的窝在他怀里同去。

由来碧落银河畔,可要金风玉露时。

凡间七夕,正是纯情少年少女同观鹊桥互诉衷肠的时节,走在街上萦绕在耳边的都是浓情蜜语,嬉笑嗔怪,空气仿佛都染上了淡淡的粉红色。朱正廷就这样走在洛阳城熙熙攘攘的主街,身边穿梭而过的都是些情意绵绵的小情侣,一时间觉得自己有些不合时宜。

“正正,有我陪着你呢!”小毛团蔡徐坤伸出小爪子捏捏朱正廷的脸颊,换来一记爆栗。

“闭嘴!”

朱正廷把小毛团的脑袋按回怀里,装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唇角却不自觉的扬起愉悦的弧度。

夜色渐浓,夜市上的人流也逐渐散了,朱正廷把逛街买的大包小包一股脑塞进乾坤袋,心满意足的溜达着出了城。

乐极生悲的定律不是没有道理的,带着浓烈杀意的掌风直袭到朱正廷衣摆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纵然他身姿矫健也没躲过去。

零点零几秒的反应时间,朱正廷只来的及把蔡徐坤护在怀里,用后背生生承受了这一掌。

朱正廷本是由一介凡胎飞升成仙,风头最盛之时也不过是天庭一个小小的传令官罢了,要说法力有多深厚显然是不可能的,再加上这一掌用上了偷袭者十成十的功力,因此朱正廷被这一掌震得气血翻涌,不由得就喷出一口血来。

这位魔族大皇子打人真疼。

朱正廷一面在心里腹诽,一面捏了个护体诀给蔡徐坤,也不顾蔡徐坤如何反抗拒绝,远远的将蔡徐坤抛了出去。

这人情先让你欠着,日后再还。

朱正廷看着蔡徐坤拟态的小小身影消失在夜色里,才终于放下心,迅速用灵力幻化出长剑,潇洒的正面迎上了传说中骁勇善战的魔族大皇子。







08

正正。

仍是拟态的蔡徐坤挣扎着往回跑,小狼的爪子已经被尖利的石头磨破,渗出殷红的血色。

大哥一心想夺储君之位,不杀了自己绝不会善罢甘休,正正此时正面对上他,结局可想而知。

一定不要出事啊,一定不要啊。

小狼眼睛通红,闪烁着盈盈水光。




然而还是晚了一步。

蔡徐坤眼看着朱正廷被一柄长剑洞穿胸口,溅出妖冶的血花。

大片的殷红在他雪色的衣衫上迅速扩散开来,那刺目的鲜艳色彩几乎要灼伤蔡徐坤的瞳孔。

那一双笑起来宛如星河璀璨的眼睛,也终于无力的闭上了。

有滚烫的液体从蔡徐坤眼睛里汹涌而出,一滴一滴的打湿了血肉模糊的狼爪子。

蔡徐坤觉得有一团火从心底倏地烧了起来,带着燎原的气势迅速烧遍了他的四肢百骸。他的神智好像被投入沸腾的岩浆,在高温中翻腾汹涌,其他的一切慢慢模糊,仅有一丝信念尚存。

报仇!报仇!!

不死不休。

小狼额间的魔纹波光流转,忽然爆发出血红的光芒。
仿佛有什么沉寂已久的封印,终于轰然破碎。









09

千年前的魔族小皇子蔡徐坤是个不折不扣的混世魔王,再加上魔皇对其宠爱有加,便愈发的无法无天起来。魔界众臣向来不缺谄媚之人,为讨好这位小皇子,各色奇珍异宝流水似的往蔡徐坤殿里送。

这日便有人送了一枚转魂丹。

转魂丹是魔族禁药,千万年未曾有人见过,蔡徐坤一时好奇,竟将这转魂丹一口吞了下去。

名为转魂丹,自然有魂魄回转之效。蔡徐坤因食了转魂丹,魂魄便幽幽离体,混沌间竟入了轮回,在凡间转世投胎,长成了爹不疼娘不爱又被强迫推上皇位的小皇帝,在登基大典那夜于御花园遇见了前来传玉帝手信的朱正廷。

之后的种种便顺其自然的发展了起来,仙凡相恋,逆天改命,最终被玉帝判天雷之罚。当日蔡徐坤是凡胎肉身,自然受不得天雷,可内里的魂魄却是魔体仙身,因此看似魂飞魄散,实则是灵魂归位罢了。

也不知是因为转魂丹的药性还是受了天雷的后遗症,蔡徐坤再次醒转后,做凡人的那段记忆竟烟消云散了,连带着通体的灵力也少了大半。这才有了他寡不敌众,遇上大皇子等人受伤只能变回拟态这遭事。









10

天空已经泛起了鱼肚白,昏暗的夜幕渐渐退去。这漫长的一夜终于要过去了。

蔡徐坤此时已经恢复了人形,身上的玄色金纹长袍沾染了浓重的血腥味,白皙的脸颊也溅了点点血污,手里却仍紧握着玄色长剑未放下。

昨晚他冲破转魂丹的封印后同大皇子众人恶战一场,最终两败俱伤,大皇子铩羽而归,蔡徐坤也不好过。

他强忍着胸口的气血翻涌,跪坐在朱正廷身侧。

朱正廷伤口处的血已经干涸,暗红的血迹在他身下蔓延,仿佛开出了大片妖冶的花朵。

蔡徐坤指尖颤抖着抚上朱正廷失去血色的惨淡脸颊,有晶莹的液体一滴滴的砸在他苍白的唇角。

周围一片死寂,茂盛的丛林中连一丝风也没有。

半晌,蔡徐坤缓缓勾起唇角,压低的声音温柔似水。




“从前我做凡人的时候,你我身份天差地别,你也曾尝尽艰辛,试图跨越仙凡天堑,保我长乐无极。”





“如今你我不过咫尺,就换我散尽修为,赠你百世无忧。”




















尾声

又是一年七夕。

洛阳城的灯会依旧热闹非凡,街道两边的商铺鳞次栉比,灯火通明。

蔡徐坤拎了大包小包挤在人群里,努力稳住身形,视线却紧追着前面那个白色身影,一脸无奈。

“坤!你看!超大的糖人儿!”朱正廷拿了一支刚买的超大只凤凰糖人,献宝似的回头给蔡徐坤看。

“正正,”蔡徐坤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我快拎不下了,可不可以不买了呀?”

朱正廷打量了一下蔡徐坤手里满满的购物袋,虽然有点不甘心但是还是妥协了,“行吧,不买了,我们去前面茶楼休息会儿。”

“正正你伤还没好全呢,不如我们早点回去吧!”

“不要!七夕怎么能在九重天过呢!无聊死了!”

……

一黑一白两个身影随着人流渐行渐远,声音也渐渐淹没在一片人声鼎沸之中。

夜色渐浓,缀在天空中的星星一颗颗亮了起来,碧霄盈盈,星河璀璨。









那日蔡徐坤几乎给朱正廷渡了全身的灵力,才勉强保全他的魂魄。至于蔡徐坤自己,因为灵力受损,至少要恢复百年。

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只要同他一起,便是乾坤正道,锦绣未央。






FIN.

评论(12)

热度(144)